• 当前位置
  • 首页
  • 家庭乱伦
  • 最新排行

    【教师母亲的柔情】第10~11章

    发布时间:2020-06-16 00:01:57   


      「宋桐,我在家做的奶冻,你尝尝好不好吃?」
      下课的时候,李晓菲从课桌下面拿出了一个纸杯,小心翼翼的揭开了上面的
    保鲜膜,然后递到我的面前。
      只见纸杯里面装着一些像是牛奶的啫喱状的东西,卖相不怎么好。
      我刚想接过来,李晓菲后面的一个女生起哄了,「哟,咱们班长大人做爱心
    便当呢!」
      李晓菲害羞的塞在我的手里,又回过头去看书了。
      我看着手里面这个纸杯,怎么说都是李晓菲第一次亲手做的东西,就算卖相
    不怎么好,说不定也是好吃的,哪怕不好吃,也得吃啊。
      我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她羞得躲开了我的手。
      纸杯里面有一个一次性的勺子,我试着挖了一勺放进嘴里,有点凉,带着一
    点甜甜的牛奶味,有点像果冻,但是比果冻要稀一点,口感像是浓稠的牛奶。
      李晓菲看着书的小脸偷偷转过来看了我一眼,看见我吃了一口,神色有点期
    待。
      「好吃啊,怎么做的?能教我吗?」我又吃了一口,向李晓菲问道。
      后面的女生一脸笑意的看着我们,「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你俩能不那么撒狗
    粮不?」
      李晓菲向炸了毛的狮子一般,回过头轻轻的拍了她一下,「就你事儿多!」
    女生嘻嘻的起来跑到别处了。
      李晓菲随后回过头,眼神带着笑意和期待,「真的好吃吗?我昨天学了一整
    天呢,这个以前我在外面的甜品店吃过,觉得很好吃,于是就在网上找到教程,
    昨天一直在捣鼓这个。」
      李晓菲说了一会,发现我的目光正在看着自己,俏脸一红,又转过头去了,
    一边装着看书一边说道,「你觉得好吃就都吃了吧,别浪费。」
      看着她带着羞涩神色的小脸,我忍住了想要在班上抱住她的冲动,她这样的
    资优生,是有多喜欢一个人才会亲自捣鼓这些甜点给对方呢?
      我挖了一勺子,递到她的面前,「来,你也吃点,真的好吃。」
      李晓菲看都不敢看我,连忙躲开我的手,「别闹,大家都看着呢。」
      「看不到看不到,我们压根没注意班长在打情骂俏呢!是吧?哈哈哈哈」
      班上一些好事分子早就看到我们的举动了,纷纷起哄着,一时间,班上充满
    着爱情的甜香味。
      反正咱们的恋爱光明正大,班主任也不阻止,我倒是比李晓菲放得开,又往
    她那里递了几次,最后她躲不过了快速的转过头来吃掉这勺子的奶冻才算完事,
    随后又把头埋进书本里面了。
      我们早就舌吻过了,大家都不会介意对方的口水,李晓菲尝过自己的手艺,
    小脸通红通红的,显然觉得男朋友能喜欢自己的作品感到非常的高兴和满意。
      「明明不够浓香,你这嘴巴都没吃出来。」李晓菲把奶冻在嘴巴里面吧唧了
    几口,「还能再多放点牛奶和白糖。」
      我笑着又吃了几口,笑道,「没有的事,我媳妇儿做的都是最好吃的,我明
    天还想吃呢!」
      「真的?」李晓菲带着期待的目光看着我,随后又带着一点失落,「可是这
    东西做一次要花挺长时间的。」
      我连忙摆了摆手,「我开玩笑呢,咱们现在学业为重,不能为这些东西耽误
    了,等咱们考完试了,你天天给我做吧!」
      李晓菲这才展开了眉头,笑着点了点头,「嗯,我再改良一下,以后一定能
    弄得更好吃。」
      晚上放了晚自修,我还是跟李晓菲一起散步送她回去,这短暂的二人世界成
    为了我们一天里面最珍惜的时间,我每次都把她弄得娇喘连连才舍得把她放走。
      「嗯……不要……」我们亲吻了好久,这才带着一丝连着的唾液互相分开了
    嘴唇,李晓菲的俏脸通红,她的小屁股早就已经失守了,被我弄成了各种各样的
    形状,而胸脯确实她的禁地,每次我想要揩油的时候,她就会松开我的嘴巴不让
    我往前一步。
      「宝贝儿,我这里好难受」我拉着李晓菲的手往我的肉棒走去,不知道从什
    么时候开始,我已经让她习惯抚摸我的肉棒了。
      「不要……我……嗯……」李晓菲随着我的吻再次迷失了,这条巷子是我之
    前路过的时候发现的,外面虽然是大马路,但是这里的尽头却是一个死胡同和垃
    圾站,一般人不会进来,这里的灯光也非常的昏暗,不仔细看压根看不到我们。
      李晓菲的小手隔着裤子碰到我的肉棒,先是颤抖了一下,随后在我手的摆弄
    下轻轻的抚摸着完全发硬了龟头,虽然隔着裤子,但是每次都让我觉得很刺激。
      「嗯……嗯……」李晓菲的身子整个瘫软在我的身上,我的舌头在她的口腔
    里面不断地索取着,她的小手已经开始笨拙的抚摸着我的龟头了,虽然她知道这
    样是非常不好的一个举动,但是看到我能觉得舒服,她也只能顺着我。
      我的嘴巴离开了她的嘴唇,一直轻轻吻着她的脸,李晓菲的眼睛一直没有睁
    开,小脸顺着我的吻轻轻的晃动着,不一会儿,我的舌头便钻进了她的耳朵了。
      「嗯……不……宋桐……啊……」李晓菲的娇吟声忽然提高了,小手在我肉
    棒上的抚摸也越来越激烈,我的一只手也隔着裤子碰到她的阴道了。
      「啊……不要……」李晓菲的美目忽然睁开,连忙想要挣开我,但是却被我
    的一直卡着双腿,她的耳朵更是已经被我的舌头占据了,整个人没有一点力气。
      我轻声在她耳边说道,「宝贝儿乖,不要停,我快要来了。」
      李晓菲又闭上了眼睛,但是小手一直卡着我的手不让我再往前,另一只在我
    肉棒上面的手却是更加快速的抚摸着,我的下身也是随着她的抚摸轻轻的挺动着。
      我用力的吻着她的耳朵,喘气的声音越来越粗,不一会儿,我忍不住用手按
    住她的手在某一个位置上,用力的挺动了几下,不一会儿,我的精液便射在了裤
    子里面了。
      李晓菲俏脸通红,她的手也摸到一点点的湿润了,连忙想要松开,却是一直
    被我紧紧的抓着,直到她的手沾满了滑溜溜的液体。
      李晓菲靠在我的怀里,羞得不敢说话,只能任由我的手抚摸着自己的头发,
    她知道我刚刚射出来的是什么,生理课有了解过,但是她知道这样是我们这个年
    龄的人不能做的,所以对于这段时间我用她的手解决问题的事情显得很苦恼,她
    很珍惜我们的这段感情,不敢跟家人说这些事,但是又怕我会得寸进尺,毕竟我
    们只是初中生,这样的事情实在太羞于启齿了。
      「宝贝儿」我亲了她一口,释放了精液的我有点累,李晓菲的身香喷喷的,
    抱着她很舒服。
      李晓菲的小手还没擦干,我抓住她的手,搂在自己的怀里,「我真的好喜欢
    你」
      李晓菲「嗯」了一声,接着轻声说道,「我们……我们这样,不好的,这些,
    我们生理课也学过,是……是……是成年人的东西」
      李晓菲的声音越来越轻,头也不敢抬起来。
      我笑道,「我们都是成年人啊,等我们高中毕业就能结婚了,现在只是先预
    热一下嘛。」
      说着,我的手又在她的大腿上抚摸起来。
      李晓菲打了我的手一下,娇嗔,「谁……谁要跟你结婚啊!登徒子!」
      「我们都这样了,你不嫁我,还能嫁谁?」我抓住她的手,故意笑道,「哦,
    难道你心里面喜欢的是别人?让我猜猜,是不是六班的那个李什么?上次跟你借
    地理课本的那个?哼哼」
      李晓菲踩了我一脚,「你就会损我!明知道那个是我小学同学!哼!我不理
    你了!」说罢,就要站起来。
      我连忙笑着把她拉回我的怀里坐着,又调戏了她一会,一下子又把肉棒弄硬
    了,硬邦邦的顶着她的小屁股。
      「你这坏人!你看你的坏东西!」李晓菲想要站起来,却是挣不开我的手臂。
      她的小屁股动了几下,磨蹭的感觉让我觉得更舒服了。
      我忍不住又想要对她动手动脚,这时候李晓菲轻声跟我说道,「我要回去了,
    挺晚了。」
      我看了眼手表,已经九点了,整理了一下衣服,松开了李晓菲。
      李晓菲借着昏暗的灯光看了我的下身一眼,又连忙转过头,她经历过刚刚的
    调情,自己稚嫩的下体已经渐渐湿了,身体也弄得很燥热,她觉得这是天气炎热
    的原因。
      还没到家门口,已经听到里面父母争论的声音了,我连忙打开门。
      「我只不过跟朋友吃个饭,喝个酒,他们远道而来,难道我不能陪一下他们
    吗?」
      父亲坐在沙发上,一边泡着茶,语气有点重。
      母亲在桌子旁整理着杂物,柔声说道,「我也没说你的不是,只是你觉得家
    庭重要还是朋友重要?」母亲的声音很温柔,没有一点动气的意思。
      「你上升到这个高度想要我怎么回答你?别人千里迢迢来找我,难道我把他
    们晾在酒店自个回来吗?」父亲泡好一壶茶,放在了桌子上,「只不过是男人之
    间的交际应酬,我又没有出去找女人。」
      其实这也不是第一次父亲因为朋友的事情跟母亲争辩,父亲是一个很重视朋
    友的人,但是不能说他不重视家庭。
      母亲咳了几声,还是柔声说道,「你每次都说要招待朋友,每次都把自己喝
    得烂醉回来,小桐跟你说我感冒了,你还喝那么多酒回来」
      我不好介入大人的事情,钻进了房间写作业了。
      外面的声音一直都是父亲的语气比较重,母亲的语气很温柔,双方仿佛说的
    不是同一个话题……
      「不就是感冒吗?我说小芝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矫情了?咱们都是成年人,
    感冒吃个药,睡一觉,第二天就好了。」
      母亲顿了一下,没有马上回应。
      这时候父亲继续说道,「我跟朋友吃饭应酬,肯定要喝酒的,你不能让我一
    直困在家里,只是喝个酒而已。」
      母亲接了话,「这不是矫情,昨天儿子一直忙前忙后照顾我,我多想你也在
    我身边。」母亲的声音如水一般柔和,又如钢铁一般倔强。
      父亲接着说道,「我说你都几十岁的人了,怎么变得那么多事?我感冒的时
    候不也这样吗?我也没让你一直在我身边啊!」
      父亲似乎有点生气,他觉得母亲矫情,母亲觉得他不重视自己。
      「我只希望你不要喝那么多酒,回家的时候是清醒的就行了,现在咱们还要
    让儿子读书,花钱的地方很多,没必要的应酬就不要去了,行吗?」
      母亲又咳了几声,显然是感冒没好,父亲只说了一句「我有分寸」,就回到
    房间去了。
      我一边心不在焉的写着辅导书,一边听着外面父母的交谈,心里有点不是滋
    味,母亲一个这么温柔的知识分子,父亲一个五大三粗生意人怎么会懂她的内心
    呢?
      客厅里面只剩下电视的声音,我也没什么心思写辅导书了,走到了客厅,只
    见母亲正捧着一份报纸在客厅看,神色没有半点不自然。
      母亲看到我走出来,放下了报纸,「作业写好了吗?」
      我点了点头,母亲还没洗澡,穿着一身工作服,衬衫上面沾了不少的汗水。
      「妈,你感冒好点了吗?」
      母亲「嗯」了一声,「好多了,就是有点困,我先去洗澡了。」
      说罢,母亲便回到房间拿了一些衣服,里面父亲也不知道说了几句什么,母
    亲没有搭理他,走进了洗手间。
      父母的感情其实一直都算是不错,但是母亲是一个很传统的女人,她觉得男
    人应该以事业和家庭为重,父亲却是连事业也没有,整天摆弄着自己的股票,而
    且对朋友很讲义气,但是对家庭却不如对朋友,可能这也会让母亲感到失望。
      我回想起昨天晚上趁着母亲熟睡的时候的揩油,和这段时间跟李晓菲朦胧的
    启蒙,我对女人的身体是越来越好奇了,不由得忽发奇想,不知道洗手间有没有
    能看到母亲洗澡的地方呢?
      听着洗手间传来水声,我的心有点心猿意马,毕竟没想过要偷看自己的母亲
    洗澡,但是却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因为是真的没有试过从外面能不能看到洗
    手间里面。
      我站了起来,带着一丝紧张和期待走到洗手间的前面,家里的洗手间门是从
    外往内关上的,铝合金和玻璃结构的门,玻璃上有很浓的磨砂,只能看到里面有
    没有亮灯,有没有人都看不到。
      想要从这里看是不现实的,只能试试能不能从厨房和洗手间连接的小窗和排
    气扇那里看到里面。
      我走到厨房,抬头看了眼,小窗是磨砂的,排气扇因为母亲在洗澡正在开着,
    我掂起了脚,够不着排气扇的地方,于是拿了一张小板凳站了上去。
      排气扇那里是一点东西都看不到的,因为角度的关系,就算不开排气扇,也
    只能从里面看外面,外面是看不到里面的。
      排气扇旁边是磨砂的小窗,跟排气扇相连着,没有一点间隙,我左右看了一
    下,没发现有其他能看到洗手间的地方,只好走了下来,要看到母亲的裸体似乎
    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回到房间,由于今天已经在李晓菲的手上发泄过了,我的欲望并不高,上了
    一会网,母亲就走进来告诉我让我早点睡觉,然后便回房间睡觉了。
      我想了一下,走到了洗手间,关上了门,再抬头看了一下排气扇,确实可以
    从洗手间看到外面,但是外面是看不到洗手间的,想要从外面看到这里,可能要
    花点功夫在旁边的小窗做点手脚。
      小窗是玻璃的,旁边跟排气扇链接的地方是铝合金,没看到能做手脚的地方,
    我爬起来仔细看了一下,这个小窗是可以从里面开的,假如开一点点,从外面是
    可以看到里面的。
      我试了一下,小窗很紧,毕竟一直没开过,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在这里做一个
    跟手掌差不多高的小窗。
      我开了一点点,试着从外面看向洗手间,虽然这点间隙只有半根手指那么大,
    但是从外面已经可以看到里面了,小窗的下面是马桶,正对着的就是热水器,一
    般都会在热水器前面洗澡的。
      我又走回洗手间看了一下,只要不细看这里就不会发现小窗开了那么一点的
    间隙,更何况外面是没有亮灯的,洗手间亮着灯,没有人会莫名其妙看看自家洗
    手间那个基本不用的窗户有没有打开了一点点。
      我又反复试了几次,找到一个最合适的大小,总算是把这扇窗打开了,现在
    就等着母亲明天进来洗澡了。
      路过父母的房间,听到一些朦胧的说话声,都是父亲的声音,隐约听到「你
    只是觉得我养小三是吧?」「我连跟朋友吃饭都不行?」「那你摆个臭脸给我是
    什么意思?」
      其实房间的隔音不算好,但是我一直都没听到母亲在说什么,只听到她在说
    话,因为母亲从不跟人吵架,她说话都是很温柔的,声音也很轻,听着让人如沐
    春风。
      不一会儿,我就听到脚步声传来了,我连忙走回房间,原来是父亲出来了。
      「你接着摆你的臭脸吧,我今晚睡客厅,越来越矫情了。」
      父亲回头说罢,便把被子枕头扔到沙发上,不一会儿,客厅便传来父亲的呼
    噜声。
      我有点替母亲委屈,一个女人希望自己的丈夫关心自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父亲其实不是不重视家庭,只是他的心思很粗线条,觉得家庭跟自己的朋友一样
    那么重要。
      我悄悄走到客厅,然后来到父母的房间前,房门关着,我敲了敲门。
      「进来吧。」里面传来母亲的声音。
      我打开了房间门,一阵微凉的空调传来,母亲正在化妆台前面擦着一些护肤
    品,看到我进来,回过身向我问道,「小桐?怎么还不睡?」
      母亲的神色很平淡,我上前坐在床边。
      「妈,老爸只是重视自己的朋友罢了,你也别放在心上。」
      其实我不希望父母吵架,因为我担心他们假如吵架的话可能还会离婚,这样
    的话,以母亲的年纪和外表,追求者那么多,她很可能会改嫁,这样的话,岂不
    是要我看着母亲跟其他男人上床吗?
      母亲一边擦着护肤品,一边柔声说道,「大人的事情,你一个小孩子不要管,
    我跟你父亲没什么,大家讨论一下生活的事情而已,只是他的处理方式跟我不一
    样。」
      我有点担忧父母的感情,我实在不愿意见到母亲改嫁,之前那个想要搞潜规
    则的「李副」已经让我觉得心里很堵了,我说不上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妈,你不会跟老爸离婚吧?」我有点担忧的问道。
      母亲愣了一下,回过头来笑道,「傻孩子你想什么呢?」
      我看向母亲,不施粉黛的脸上带着疲惫,也许我不应该在这个时候跟母亲说
    这些话,于是我只好说道,「我不想你跟老爸离婚,我害怕你们吵架。」
      母亲放下了手里面的护肤品,走到我身边坐下,一瞬间一阵带着护肤品和沐
    浴露香味的香风便飘进了我的鼻子
      「傻孩子,我跟你父亲只是很正常的交流,我没有生气,他也没有,只是他
    的处理方式比较激进,我们不是在吵架,你知道吗?」
      母亲的声音很温柔,但是却很有力,仿佛一双温暖的手抚摸着我的心脏,让
    我觉得很舒服。
      母亲一直都这么温柔,在我的记忆里面,她没有试过跟别人吵架,就算有时
    候明明自己占理,别人无理取闹,她都不会计较。
      我点了点头,「父亲很重视我们的,他的学识不如你,你就别跟他一般见识
    了。」
      母亲的眼睛带着笑意,「小孩子瞎掺和什么,快去睡觉吧,明天还要上学呢。」
    说罢,伸出手摸了摸我的头发。
      我说了一句「晚安」以后,便回到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的时候我在想,为
    什么父母的态度让我觉得那么截然不同,我总觉得他们之间的关系可能不如母亲
    说的那样。
      母亲出身书香门第,知识面和性格都跟父亲差很远,父亲是个生意人,母亲
    是个读书人,按照古代的说法,士农工商,两人一个天一个地,根本不可能谈到
    一块去,但既然已经结婚了,两人肯定已经磨合好,不可能因为一些小事而离婚。
      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第二天起床的时候父亲已经出门了,母亲说她也不知道
    他去哪了。
      「我做了菜放在冰箱,中午你回来翻热就能吃,晚上早点回来,下了课不要
    到处跑,知道吗?」母亲一边换鞋,一边向我说道。
      母亲今天穿着一条咖啡色的裙子,一双白色的平底鞋,上身穿着白色的衬衣,
    饱满的胸部在衣服的包裹下很是养眼。
      「知道」我点了点头,母亲便出门了。
      我再次来到洗手间看了一下昨天开的那个小间隙,白天仔细看的话是能看到
    一点点间隙的,但是要看的很仔细,一般人也不会这么盯着一个不常用的窗户看。
      我有点期待晚上回来能看到母亲洗澡的样子了。
      晚上李晓菲怎么都不肯摸我的下面了,说是此事不能过多,以后长大了她整
    个人都是我的。
      我看着她尚未发育的小胸脯,跟母亲的比起来,李晓菲就像刚结成果实的蜜
    桃,青涩而且带着酸味,肯定是不如母亲仿佛成熟的蜜桃一般香甜可口。
      回到家里的时候,家里只有母亲在客厅拖地,父亲不知道在哪。
      「妈,老爸呢?」我放下书包,看向母亲。
      母亲穿着今天出门时候的工作服,弯着腰在拖地,本来就丰满结实的臀部在
    弯腰的时候更是显得紧绷绷的,仿佛就要把裙子挤破一般。
      母亲头也没抬,淡淡地说道,「刚刚出门了,说是去找朋友。」
      显然在我回来之前,父母亲又吵了架,虽然看母亲的神色没有任何异样,但
    是母亲一直都是这样,从来不会发脾气。
      我把饭菜翻热以后,母亲正好拖完地了,她洗了一下手,坐到沙发上交叉着
    腿。
      母亲的大腿本来就很结实,这么交叉着显得很修长,而且因为坐着的关系,
    裙子缩到了膝盖以上,从正面也许能看到裙下美好的风景。
      我不由得想起母亲吃了感冒药熟睡的时候,用手抚摸她大腿的感觉,任何艺
    术品都比不上这双修长滚圆的美腿。
      母亲看到我注视着自己,不由得轻声问道,「怎么了?今天的菜不好吃吗?」
      我愣了一下,连忙摇了摇头,脱口而出道,「妈,你好漂亮。」
      母亲的眼中带着笑意,没好气的摇了摇头,「臭小子,怎么对你妈评头品足
    了。」
      我一边低头吃饭,不敢看母亲的眼睛,一边说道,「又不止我一个人这么说,
    我们班的男生都觉得你漂亮呢。」
      母亲笑道,「小孩子哪知道漂亮不漂亮的,专心读书才是正事。」
      我连忙说道,「怎么不知道,我们都有审美了,班上的很多男生都有自己喜
    欢的女明星或者女同学,不过真正走在一起的只有我跟李晓菲。」
      母亲饶有兴致的看着我道,「哦?那你喜欢哪个女明星啊?」
      我刚想说,但是看到母亲的目光似乎带着狡黠,连忙改口,「我喜欢那个女
    明星是我妈,她是世界上最好看的女人。」
      母亲顿时「哈哈哈」的笑了起来,还抱着身边的抱枕,好一会儿才说道,
    「臭小子,你这嘴巴怎么学的那么满嘴跑火车了,不过这话可真会哄人。」
      母亲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这话可别给小菲听到,不然她可吃醋了。」
    母亲的眼神带着笑意,一只手抹了抹腿上的裙子。
      「她也觉得你漂亮啊」我放下了筷子,走到母亲的身边坐下,距离母亲也就
    几十厘米的距离。
      母亲笑着摆了摆手,「得了,别拿你妈消遣了,你休息一下,洗个澡,一会
    我跟你补一下物理。」
      我点了点头,因为物理在我科目里面偏得比较厉害,月考的分数也是所有科
    目里面最低的,所以必须继续补习这一科。
      「这里,还有这里,你觉得应该是用哪一条公式?」
      母亲的声音很轻柔,一双腿在桌下交叉着,在我的有意为之下,我俩依然靠
    得很近。
      我装作抓痒,一只手倚着母亲的腿,一只手挠着自己的腿,借故摸了母亲的
    大腿几下。
      母亲没有在意我的动作,只是看着我写题,有错误的地方她会用修长的手指
    为我指出来。
      母亲的声音真的好温柔,其实我真的不赞成父亲把朋友放在母亲对等位置的
    地方,母亲这么好的一个女人,换成任何男人都不可能忍心加重语气跟她说话。
      我见过在教师节的时候,母亲的学生来找她,母亲都是很温柔的招待他们,
    一群学生看得出来都是真心地喜欢母亲,每次都放下一大堆水果和巧克力才回去。
      由于天气已经不算很热了,房间里没有开空调,风扇在我们后面缓缓地吹着,
    带来的除了凉意,还有母亲身上的体香味。
      母亲的手机响了一下,她看了一眼便拿起来回复了,这让我想起了之前那个
    李副,不知道那个家伙还有没有骚扰母亲呢?
      「这里写错了」母亲柔声指出我的错误,身体向我靠近了一点,已经碰到她
    的手臂了。
      我看着她手指的地方,原来是一个数字写错了地方,连忙用橡皮擦掉改了过
    来,但是在擦的时候,左手不经意碰到母亲的胸部,顿时一股异常的柔软传来我
    的手肘。
      母亲向后躲了一下,这感觉很快就消失了,我不由得有点失落。
      做了一份卷子,母亲为我指出了几题印象比较深刻的,都是她认为考试会出
    的题目,然后今晚的补习就结束了,母亲说她有点累,先去洗澡了,我不由得心
    里面有点期待。
      我说我上会网就睡了,母亲点了点头,便走了出去。
      过了一会儿,我听见母亲从房间走到洗手间的声音,随后洗手间的门便关上
    了,里面传来花洒的流水声。
      我蹑手蹑脚的来到洗手间前,确认母亲正在里面洗澡了,才轻轻走到厨房,
    跟做贼似的,也不是像,这举动放在以前就是采花贼了吧。
      我拿过小板凳站在站在上面,弯着身,缓缓的站起来,动作很慢,虽然明知
    道母亲不太可能会盯着这个小窗户看,但我还是显得很小心翼翼,终于到了那个
    小间隙的高度,我闭着一只眼睛,用右眼看向那条细缝。
      虽然我在脑海里面想过很多次母亲的裸体,也在一些生理课上了解过女人的
    身体是怎样的,但是,也不如我亲眼看到母亲的裸体来得血脉沸腾。
      母亲背着小窗户,此时正在洗头,我看到的是母亲雪白无暇的玉背,还有一
    双结实修长的雪白大腿,虽然之前已经在海滨浴场看过母亲的大腿,但是却没有
    看到她那个在我看来跟艺术品无异的臀部。
      母亲的臀部很大,但是一双腿却不胖,所以她的后背其实是 S形状的,没有
    一丝赘肉的腰部,但是臀部却异常的丰满,两块臀瓣跟水蜜桃一般,拥有着无比
    完美的线条,双腿结实修长,虽然看得不算十分清晰,但是已经让我这个不合格
    的采花贼整根肉棒都硬起来了。
      母亲缓缓地用手按摩着自己的头部,丰满的臀部随着她身体的摆动轻轻地颤
    动着,我忍不住用手隔着裤子抚摸着自己的龟头。
      母亲一直没有转过身来,好一会儿才把头上的泡沫冲洗掉,一把秀发随着水
    流紧贴在自己的玉背上,黑白相交显得很有视觉冲击。
      最让我垂涎欲滴的臀部,我幻想着自己的肉棒可以在这一块臀瓣之间冲撞出
    一浪接一浪的肉浪,幻想着母亲仿佛一匹母马一般任我驰骋。
      好一会儿,母亲终于把头上的泡沫冲洗干净,随即用手把乌黑的秀发往后捋
    了一下,让所有的秀发都披散在背后,终于转过身来了。
      「好大!」我虽然碰过母亲的胸脯,也在海滨浴场看过母亲穿泳衣,但是我
    对于「90D」这个标签没有任何概念,终于在今天知道了什么是「90D」,仿佛打
    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母亲的胸前好像挂着一对吹弹可破的气球一般,那双傲人的巨乳在她不算丰
    满的身体前面显得很抢眼,不像生理课上面的线条一般两边分开,母亲的乳房是
    微微往上翘的,很紧密的连在一起,也是,那么大的乳肉,哪里还有空间分开呢?
      而这对豪乳上面有着两点不算大的乳头,仿佛是为这双傲人的乳房点缀一样,
    乳头是微微的棕色,在巨乳上面显得很小,只见母亲打了沐浴露以后,一双雪白
    的玉手就在这双巨乳上轻轻的按摩起来,直至起泡沫。
      我下体的龟头已经渗出了一些液体,把内裤也弄湿了一些,之前母亲睡着的
    时候我没有胆抚摸这双巨乳,真的是错过了这双完美的艺术品了。
      母亲的双目微微的眯着,双手从上而下的擦着自己的身体,因为一双巨乳的
    缘故,从上而下我并没有很清楚的看到母亲的腰肢。
      但是这样也侧面说明母亲的腰很细,但是胸跟胯都很大,整体身材比例是黄
    金比例。
      再往下便是母亲的阴道了,这个我在生理课上面看过,只是当时看到的是整
    体结构,并没有像现在这样是带着体毛的,只见母亲的手在阴道前缓缓地用泡沫
    清洗着,不时弯腰清洗着阴道的后面。
      母亲的阴毛不算茂密,可能还不如刚发育的我多,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女人的
    性器官,虽然看不到阴道的样子,但是已经满足了我的偷窥欲,随着母亲清洗的
    动作,我射出的精液已经把整条内裤都沾满了。
      母亲又清洗了一下大腿和脚板,这才开始清洗身上的泡沫,应该是快要洗完
    澡了,我也轻轻地把板凳放回原处,轻轻地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第一次看到女人的裸体,对我的冲击还是很大的,特别这个还是自己一直迷
    恋的母亲的裸体,我的心一直很激动,在床上许久都没法睡着,很想这时候就走
    到母亲的房间告诉她我一直都很迷恋她的身体。
      当然这样的疯狂举动可能会被母亲揍我一顿也不奇怪,然后罚抄一百次道德
    经。
      我换了一条新的内裤,把沾满精液的内裤洗干净放在洗衣篮里面,虽然看到
    母亲的内裤也放在洗衣篮,但是我已经不满足单靠母亲的内裤来解决性需要了,
    母亲的裸体对我的性刺激更大。
      我甚至想要拿手机偷拍母亲洗澡了,不过按下了这个想法,现在网络时代,
    要是被黑客把我手机资料偷走了,那不光我,母亲也声誉尽毁。
      直到差不多一点的时候我才睡着,梦里面还是母亲若隐若现的裸体,而且在
    洗澡以后没穿衣服就被我抱着,可还没来得及做其他动作,我就被闹钟吵醒了。
      我恨恨的把闹钟按了下去,梦里面我差点就能跟母亲做点什么了,却被你吵
    醒。
      自己的肉棒却是已经立了起来,把薄薄的被子顶了一个小山坡。
      我换好了衣服走出客厅,母亲已经起来了,穿着一身宽大的家居服把早饭放
    在桌子上。
      「妈,早安」
      母亲回了一句「早安」,随后让我去洗脸刷牙吃早饭。
      我看见桌子上只有两份碗筷,于是问道,「老爸没有回来吗?」
      「没有」,母亲的语气很淡然,没有一点生气的语气。
      我有点埋怨父亲了,就算再生气,夜不归宿也说不过去啊,这个家庭难道你
    就不要了吗?
      我愤愤的想着,有点为母亲鸣不平,母亲却好像一点都不紧张,慢条斯理的
    吃着手里面的包子。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